丁香园:伤医悲剧发生后,他们是这么做的,我们呢?

我们已经有了这么多的悲剧,我们同样有了这么多可参考的处理方案,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改变?对「暴力零容忍」的口号一遍遍喊,为什么恶性暴力还是一再发生?为什么与事件相关的各类消息都要被一再封锁?口号之后,行动在哪里?

就在这几天,又一位同行离开了我们。与此同时,她的同事们发出的声音与诉求仍在医生们的朋友圈转发,却迟迟未得到响应。

暴力事件不是医患纠纷,暴力就是暴力,没有任何纠纷理应由暴力来解决。

我们已经有了这么多的悲剧,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改变?

同样的悲剧后,其他人是怎么做的?

我们呢?

美国:医院降半旗、第一时间主动发声、多方合作

2015 年 1 月 12 日,美国哈佛大学 Brigham and Women Hospital(布瑞根妇女医院)心外科医生Michael Davidson 被一名患者家属开枪杀害。

悲剧发生后,BWH 做了这些。

1. 主动发声:该院大外科主任选择主动发声,在《柳叶刀》《外科学年鉴》这样的顶级学术期刊上,以学术文章的形式表达个人及医院的态度,并反思这一事件带来的教训。

医院大家庭中一员的死亡:从悲剧中我们学到了什么

2. 足够的尊严:BWH 专门举行降半旗仪式纪念这名医生的逝去。斯人已去,医院能给予他的尊严很重要。

Michael Davidson 枪击后一天,院方组织的降半旗默哀仪式

3. 避免二次伤害:事件发生后,医院院长及其他领导迅速巡视,对现场及医院其他人员进行关心。并通过社交媒体,短信,邮件等对所有员工进行随时的情况分享,避免谣言及不必要的二次伤害。

4. 科学处理心理伤害:枪击案发生后,医院建立专门的心理疏散小组,对受害医生的同事、亲人等进行心理开解,以免造成二次伤害。对受害医生所在的科室所有员工进行深度的恳谈,这种时候所有员工更应该团结起来,而医院应该让他们感到不再脆弱。

5. 成立基金资助受害家庭:为受害医生的家人,特别是其子女建立教育医疗基金,医院带头进行募捐以及管理,保证未亡人及家属不会出现经济问题。

6. 疏导哀思:在医院的大厅为受害医生建立专门的悼念室,任何人都可以去这个房间表达自己的哀思。

7. 安保和反应措施加强:医院建立完善的安保及反应措施,切实保证医疗工作者安全。

8. 演习和预警:医院定期进行相关袭击演习,并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将医院工作人员,患者及访客进行疏散,启用「CODE SILVER」并时常演习,在事件发生后通过监控录像的再审视时,确保之前的演练是行之有效的。

9. 多方合作:和警方合作,通过社交媒体滚动发布消息,并随后共同发布新闻发布会。积极面对伤害,但不卑不亢,通过专业期刊,刊登发表有关医疗暴力的专业指南。

中国台湾《王贵芬条款》:对医护人员施暴不可撤诉

2013 年,中国台湾桃园县芦竹有一名叫做王贵芬的官员,其父亲因肺炎住院。

王贵芬致电医院询问护士父亲病情,当职护士李玮珍因考虑到保护病人隐私,没有告诉王贵芬具体内容。两人在电话里争吵一番后,盛怒之下的王贵芬赶到医院,掌掴护士李玮珍两个耳光。

此事发生后,迅速引发公众声讨,王贵芬向护士李玮珍下跪、痛哭道歉,但仍被判刑五个月,罚金 30 万台币。后王贵芬取得护士谅解,护士撤告,王贵芬免除牢狱之灾。

此举进一步引发民众不满,当地火速通过初审修订修正草案,规定对医护人员施暴不可撤诉,最重可处 5 年徒刑,被称作《王贵芬条款》。

澳大利亚:对医护人员实施暴力将最高面临 14 年监禁

2014 年,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通过法案,对医护人员实施暴力者将面临最长达 14 年的监禁处理。

昆士兰卫生部门在 Facebook 上表示:「超过 24500 医护人员曾在过去 5 年间遭受过医患暴力……请分享这则新法案,让所有人知道,任何对于医护人员肢体或语言上的暴力都是不能容忍的。」

Facebook 截图

当地同步发布的海报上写着:「如果你认为你可以对一名护士、医生或救护车工作人员施以暴力,我们可以给你最长达 14 年的时间去重新反思。」

图源:Facebook

印度的启示:外部环境未改善时,医生该怎么做?

是什么导致了暴力的发生?我们可以来看看印度的例子。

印度部分地区于 2010 年起实施《防止对医护人员暴力行为条例》后,2017 年《印度医学期刊》的一篇论文,回顾了该条例对医疗暴力事件减少的作用。

作者结合印度及其他国家地区的医疗暴力现象,分析出以下原因。让我们看看是不是非常眼熟?

1. 媒体报道对医生形象造成的负面影响;

2. 政府卫生预算拨款不足,导致公立医疗质量低下、注册医生数量与国家人口比例不平衡、不平衡的医疗资源导致医患沟通不足、保险普及率不足导致民众医疗负担进一步加重;

3. 公众对法律裁决的不信任,认为法律会偏袒医生;

4. 由于健康素养问题,部分公众对现代医学能带来的治疗效果有不切实际的期望;

5. 医疗机构缺乏安保措施与意识,实施暴力极其容易;

印度医学会在 2018 年医师节发布的反暴力海报

在这篇论文中,作者对医疗机构、政府和一线医护都提出了可操作的建议:

1. 医疗机构急需保障安全的执业环境,否则医生会在恐慌中越来越不愿意处理病情严重的案例,最终损害患者利益。

2. 当医院/医生提供患者或亲属的任何暴力相关证据后,患者及其亲属此前对医院/医生提出的任何投诉与指控立刻自动取消、无效。

3. 医生应重视知情同意手续及完善病例资料:正确记录患者的病程无法防止暴力本身,但一旦发生暴力后医生报警,后续调查中相应诊疗资料就显得非常重要。许多医生会忙于临床治疗而滞后文书工作,但当警察开展调查时,这可能会有损医生利益。

4. 提高对暴力的意识与警惕:在与患者及家属的沟通过程中要保持警惕,不要和任何有潜在暴力倾向的人独处。始终保证有逃生道路(门),不要让任何有潜在暴力倾向的人挡在医生和门之间。

5. 限制进入:病床边不应允许大量亲戚长期围堵,医院应严格设置外来人员通行证,最好通过部署前武装人员进行安保工作。

6. 所有医疗机构必须制定应对暴力行为的标准操作程序(SOP),并定期进行模拟训练,让每个医护人员都清楚自己面对意外时该怎么做。

7. 保留现场记录:拍摄记录暴力事件的音频/视频,在场相关人员签署记录暴力事件经过的书面声明,医院不应该通过「给钱求和」来掩盖问题。

第 3~4 条建议看起来非常让人无奈,但在外部环境迟迟得不到改善时,却仍对一线医护有强烈的参考意义。

最后,我们呢?

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,同样的悲剧后,其他人是这么做的,我们呢?

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曾在 2013 年于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Quality发布一篇《中国医院预防暴力指南》,希望以此呼吁改善国内医疗工作者的执业环境。

但 6 年过去了,丁香园一项近期调查结果显示,85.2% 的受访医生依然表示,自己所在的医院或科室发生过患者暴力事件,而只有 29.3% 的医生表示,自己所在的医院后续采取了相关保护措施。

丁香调查 图

我们要听多少次来自上级医生对新人充满心酸地叮嘱「千万不要背对门诊工作」、「遇到什么事情不要正面冲突赶紧跑」?

我们已经有了这么多的悲剧,我们同样有了这么多可参考的处理方案,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改变?

对「暴力零容忍」的口号一遍遍喊,为什么恶性暴力还是一再发生?为什么与事件相关的各类消息都要被一再封锁?

口号之后,行动在哪里?

医生负责保护社会免受疾病的困扰,谁来保护医生?谁来给逝者足够的尊重,谁来给生者充分的安慰?

题图来源:图虫创意